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流霞的博客

 
 
 

日志

 
 

呼唤真诚勇敢的文学批评--评家王美春《诗文沧海探骊珠》  

2016-05-31 14:01:05|  分类: 随笔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呼唤真诚勇敢的文学批评

 ——评王美春《诗文沧海探骊珠》

 

我一直认为文学批评的本质在于理性地揭示文学的真谛。之所以强调理性,就是要客观真实地面对批评的文本,而不是意气用事或者发一些无聊的感想,没有理性的文学批评不可能对文学创作起到任何引导和促进的作用。

       最近读了中国作协会员王美春先生的大著《诗文沧海探骊珠》(黄山书社201511月版)更坚定了我的这种看法,此书启示我们“呼唤真诚勇敢的文学批评”。

       真诚勇敢是对理性文学批评的支撑。否则,没有真诚与勇敢就不会有理性的批评。当下有滋长倾向的任何溜须拍马、遮遮掩掩、吞吞吐吐、欲言又止的“抬轿批评、红包批评、废话批评”不算是理性的文学批评,为尊者讳、为长者讳、为名人讳、为朋友讳、为熟人讳的批评也不是真正的文学批评,无论其有如何光鲜的包装和来头。一个好的文学批评家首先必须是一个真诚勇敢而正直的人,想必这个观点是不会有人反对的。

       纵观此书,我们能够强烈地感受到这个从事文学批评四十年的王美春先生的真诚与勇敢。这种真诚与勇敢在此书中主要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一、真诚面对文本,不回避热点

对文学热点的介入是一个有责任的批评家的职责,一个有担当、有使命感的文学批评家是不会回避文学热点的,相反,文学热点的存在正为批评家提供了批评的平台和文本,在这个平台上展现批评家的观点是文学繁荣的题中之义,文学批评的民主是在不同观点充分发言的基础上于碰撞中产生的。我们在本书中注意到,作者有着敏锐的文学批评的嗅觉和触角,积极主动地介入文学的热点,在对热点的批评中引导大众回归理性的轨道。2014年第六届鲁迅文学奖得主周啸天的诗词引发了社会广泛的热议,本书的作者也未缺席,他以一个研究古典诗词几十年的欣赏、评判的锐利眼光,以及小心奕奕地对文本的详细分析中一针见血地指出“周啸天诗词并不出色”,当然这种批评并没有着急上火而是有理有据的。

作者对灾难文学的研究从汶川始,出版过《汶川地震诗歌漫谈》。此书中对2013年雅安地震诗歌的评论则是对社会热点下的文学热点的梳理。在对雅安地震诗歌价值的挖掘中体现了一个批评者的人文关怀和审美理想。

叶文福是大家所熟知敢于说真话的著名诗人,王美春在对其旧体诗词的评论中敏锐地发现了他的诗词作品很好地体现了“传统与当代贯通”的特性,当然这种特性并不仅仅局限于传统的形式,而是其中贯穿着千百年来中华文明的文化血脉,以及语言、情感和生命不竭的张力。令我们感兴趣的是,原来写新诗的著名诗人为何转身来写旧体诗?有人认为没有韵律的新诗不叫诗,叫“随行体”。这种最新发明的文体分类我觉得是颇值得进一步探索和玩味的,我们应该给予它一份宽容和鼓励,这是题外话了。当然,王美春更注重的还是叶文福诗词中的“小我”与“大我”之间无缝对接的艺术和思想。

二、精准提示批评文本的塑造艺术

此书中的批评文章大多能“触角抵达深处”,特别是在提示文本的塑造艺术时更是能直抵真相。作者在分析诗歌意象的种种组合时举例说,“我知道/这是血液的声音/在霞光的抚摸下燃烧”,把本来是听觉形象的东西转换成视觉和触觉形象,形成通感式组合的意象,因而让诗更具吸引力和感染力。

诗歌并不要求人们完全读懂,但要有感觉。比如“听到自然的细语,你并不全懂,但你知道自然在通过田野和你对话”,这是深知诗歌三昧的真言。对于文学批评者来说,除了要有深刻的感觉以外,最好要尽可能地读懂诗的意涵,这是批评理性化的本质要求,也是一般读者与批评家的分野之处。夏文成《炊烟》中的诗行:“站在遥远的异乡/我更愿意把炊烟,想象成/母亲手中,缝补生活的针线/每一针,每一线/都抒情而婉转”。对此,王美春的评析是,“炊烟”与“针线”构成了一组比喻式意象,便使得此诗本身具有了独特性。再如张松林《石醒编馀》中分析作家毛雨森短篇小说的艺术特征时,有对其作品“分为三级,不是等级,是类同三级火箭推进器的级”精准评论,而王美春在评论此书时充分肯定了这种批评家“新颖的想象”,并指出这是“将毛雨森小说创作的形态形象地反映出来了”。

需要指出的是,对作品艺术性的分析揭示是文学批评的题中之义,也是评判文学作品高下的重要标准,这对于作者也好,读者也好都是积极的指导和引导,能使大家都从中受益。

三、敢于对文学批评再批评

本书的上编是对文学作品的批评,而下编则是对文学批评的批评,从中我们更可以清楚地看出作者的勇敢所在。

说好话、回避作品实质性的缺点、玩一些文字游戏式的批评,对作者与文学均其害无穷。王美春就是有“剜烂苹果”的勇气,他只在乎文本和现象,不在乎是谁以及和谁有关系,他以自己深厚的学术功底和学术自信执着地追求自己的审美理想,以一以贯之的实事求是的态度客观地评价文本的价值,做到不隐恶,不虚美,坚守了一个批评家基本的职业道德底线。他在书中直言不讳地指出“中国当代文学批评病得不轻”,这些在人们听来有些刺耳的观点恰恰证明了作者直面问题的勇气。“批评视野名广而实窄、批评标准似有而实无、批评语言属文而无采、批评主体重今而轻古”,一个个都直指当下文学批评的要害,发人深醒。

现今各种文学作品奖评选活动太多太滥,动不动就是“十佳”。针对这种现象,作者毫不客气地指出有些评选“缺乏广泛性、权威性、可信性”,是一种浮躁和急功近利的表现,可见作者的真知灼见。

我特别赞赏作者在本书中的“文学批评应成为美的批评”的观点,只有“美的批评”才是有生命力的批评。作者孜孜以求文学批评的审美特性和审美价值,这也是他对文学批评文本再批评的重要标准之一。优秀的文学批评本身就能启迪智慧、发人深思、引领潮流、指导创作。当然要做到这些首先批评家必须要真诚与勇敢,我欣喜地看到了王美春先生在这方面的不懈追求。

 

(2016.5.31日《江海晚报》第20版文化周刊·书香)

http://s4.sinaimg.cn/mw690/001lXYgMgy726FOjAKnb3&690

呼唤真诚勇敢的文学批评--评家王美春《诗文沧海探骊珠》 - 玉带醉流霞 - 流霞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