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流霞的博客

 
 
 

日志

 
 

城市的镜子  

2013-05-09 14:35:27|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城市的镜子 - 玉带醉流霞 - 流霞的博客


城市的镜子 - 玉带醉流霞 - 流霞的博客


城市的镜子

    城东新区新开的南山湖,要算是通州的“处女湖”了。江海平原,鱼米之乡,河网纵横,可惜的是连江襟海通河而独无湖,不免让人心有戚戚焉。如今平地出峡湖,倒是让人多了一份惊喜、一份惊艳和一份惊奇。此若小家碧玉似的南山湖,将如同是这座城市的一面镜子,它会把所有照在湖上的东西反射过来,阳光、水雾、色彩和娇容,都一览无余。我们可以想见湖边上野雉照影、杨柳梳妆的样子,自恋得甚是可以了。

湖滨是个休闲的好去处。小桥流水,杜鹃花红。冬天刚移栽的各种新树该开花的开花,该吐绿的吐绿,过去我们要跑老远才能享受的湖滨清悠,现在只要跑几步路即可一饱眼福了。我一路看一路想,通州创造的这个南山湖除了带来了优美的环境之外还会为我们带来什么呢?当然并不是说每个城市都需要创造一个湖,但人工创造的南山湖可谓恰到好处,且不说它为新区的开发建设带来了效益,更重要的是为这个长江北冀最适宜居住的地方添了灵气、聚了人气,也弥补了水乡的一块短板。

城中湖总是能给人以激动,它的妩媚,它的清澈,它的含蓄,难免不由得人不一见钟情。许多城市都有城中湖,但随着月换星移,它们的命运却有不同。我印象较深的有山东聊城的东昌湖,那年的一个晚上来到它身边,真是有点相亲的感觉。华灯齐放,波光闪烁,湖面把那灯光反射到天空中,五彩斑斓。其实它也是一个人工湖,不过是宋代的,是为了修筑城墙取土开挖出来的,那时称之为“胭脂湖”。看起来这个很脂粉气的名字倒是更恰切形象,就像在城市的脸上涂抹了一层胭脂,爽而不腻。这个被比作“北方的江南”的城市,靠着老祖宗当年辛勤创造的城湖而骄傲。

 我希望这一塘南山湖也能成为后人的骄傲。如今南山湖就像是一个刚出世的婴儿,生它容易养它难,如何使它成为一个名湖,还需要倍加呵护和长期培育。眼前我们正在创建全国文明城市,我想这湖正好像一面镜子放在了台前,不但能照见这个城市的文明和人的素质,还能照见这个城市的今天、明天和未来。我想不会有谁希望来这里休闲游览,“欣赏”到的却是星星般的纸屑、果皮和满地的垃圾,或者是人们在湖边散步,一不小心就踩了一坨狗屎,想必那是多么的扫兴。夏天到了,更不希望有人为逞一己快把这里当成天然的游泳池,如此,必也大煞风景。城市的文明必须是每个人文明的累积,必须每个人都从自己做起。如果能不乱丢纸屑,过马路不闯红灯,我们国民的文明素质就算是大大提高了。我的观点是,小学里何必给学生灌输多少知识呢?要是能教育养成好这些行为习惯就功莫大焉。像太湖我觉得就没有被呵护好。太湖的水已经不像从前那样清澈了,恼人的蓝藻把这个著名的湖泊糟蹋得浑浊不堪,原先那个天然靓丽的湖怎么看起来像个风烛残年的老人,不可持续发展的行为和理念的污水灌满了它的胃肠,让它渐失美丽的容颜,长在中毒的状态下奄奄叹息。一分污染,十分治理,得不偿失。我想南山湖决不会在边污染边治理的老路上徘徊,必须磨亮它的明镜,让一切“妖魔”原型毕露。

没有湖的地方想湖、爱湖、需要湖,而有湖的地方往往又不珍惜,这种心理的背反令人扼腕。比如百湖之城武汉,单城中的湖就有五六十个,而今它们正逐渐在地图上缩小或消亡,代之而起的是每平方米高达万元的高楼大厦和高级馆所,欲望的贪婪吞噬了蔚蓝的湖面,在破坏生态的同时也让人的精神渐变成沙漠。就拿武汉城中第二大湖泊沙湖来说吧,记得几十年前,万顷碧波荡漾,傍晚我们常在湖堤上念书散步,鱼儿时常在湖中跳跃。谁会想到这个万亩水面的湖泊现在只剩下119亩了,水面残忍地被万恶的推土机、挖掘机填平了。虽然它填平了湖,但它永远也填不平人的贪壑。

沙湖被挤成了城市的一滴眼泪,城市的伤口怎么才能抚平?这倒让我想起了任杭州当刺史时的白居易。一次他看到有人在西湖填土造楼,经打听得知是杭州府里一知名官员的亲家。白居易并没有循私枉法,不但严肃制止了这种行为,而且罚了这个官员的亲家开湖一百亩。还有一次他看见有人砍了两株树,背回来当柴烧。白居易就对那人说:“山上的树砍光了,泥沙就流到西湖里去了!罚你补种十株树!”从此,再没有人敢占湖造屋、上山砍树了。古代的官尚且如此有远见,按理说现在的官更应该懂得保护生态的道理。利益和钱伤害的是一个城市的脸面和自尊。

南山湖的建设满足了通州人的自尊,也折射出通州人的自尊,我们每个人的心里应该也像其湖面明镜似的,不让它染一丝纤尘。城市若因有了湖而能时常反省和照见自己,实是一桩幸事,因此,我们有理由为南山湖而鼓鼓掌了。

南山湖有个水上舞台成为一景,这个舞台远望好似与水面齐平,实际上略高而已。要是把旧时宫庭中的霓裳羽衣舞搬到这台上来演,倒是要比朝中气派上万倍。我相信,这舞台不久一定会上演一幕幕的好戏。长笛短笛、长号圆号、钢琴提琴、芦笙凤箫,都会在这里齐奏出时代的最强音。到了周末的晚上,这里更是集满了人,舞台前方的音乐喷泉喷薄而出,随着节奏翩翩起舞,百米水柱在灯光的照射下旖旎无比,真有“疑似彩虹落九天”的奇幻。良辰美景、赏心乐事,都因有了这湖而更精彩、更迷人。

这个舞台是文艺展示的舞台,是娱乐休闲的舞台。其实在官民和游人的心目中各自尚有另一个舞台,每个人都希望在上面表演一番,特别是为官的更是应该表演好。为官一任,造福一方,未必是一句台词,其实南山湖就是很好的明证。为人民做了好事总会在你曾经为官之地留下印迹的,虽然你从未标榜过自己,就像宋代的杭州知州苏东坡一样。苏东坡治理西湖殚精竭虑,修筑了一条后来人称之为“苏堤”的湖堤,至今仍是桃红柳绿。当年“水浅葑横,如云翳空”的西湖正因为有了苏东坡这样的好领导,才避免了二十年后无西湖的生态灾难,给后人奉献了一面水光潋滟的明镜。由此说来,西湖是幸运的,不像沙湖。而白居易、苏东坡何尝不也是一面镜子?

今天我们在以无比敬慕的目光注视着如诗如画的苏堤时,是否也应该同样敬慕我们通州的南山湖呢?

  “一座湖泊是城市的一双秀目,一窝笑靥,一只美脐。”看到著名作家刘醒龙的这句话,就想它应该出自苏东坡《杭州乞度牒开西湖状》的奏议中。苏东坡说:“杭州之有西湖,如人之有眉目,盖不可废也。”若“使杭州而无西湖,如人去其眉目,岂复为人乎!”可见,一座城市是 “眉目”传情还是 “面目可憎”,其湖是否美丽可爱就特别重要了。如果若干年后,南山湖还能青春依旧、眉目清秀的话,那咱通州人就洪福齐天了。这是祝愿,更是责任。

南山湖西边有座南山寺,特别在金色的夕阳照耀下,湖、寺辉映。南山寺的七级浮屠倒映在镜湖中,天光塔影两徘徊。暮鼓钟磬声中,百鸟归林,蔚为壮观。这时在湖滨或漫步或小坐,潭影清心,安禅忘机,十分惬意。

南山湖的周围还有城市展览馆、市民活动中心、游乐场等配套设施,无不体现了通州打造一流景点的匠心。而我借南山湖的镜子却看见了两个人影,一是明末清初“南都第一”的说书宗师柳敬亭,一是中国近代工业的奠基人、实业家、清末状元张謇,如果在此能为他们留有一席之地就尤其好了。我倒觉得要是少一幢酒店不太要紧,而少了这两位历史名人就有点遗憾了。

“鼓板轻敲,便有风雷雨露;舌唇方动,已成史传春秋”的传奇人物柳敬亭,原名曹永昌,通州余西场人,因其叔叔在泰州经商,年少时随其父曹应登迁居泰州,15岁后一直辗转在外,逝后归葬余西祖茔,这段史实现已考证清楚了。

“南园已无芝麓客,故乡曾有敬亭翁”。我仿佛在南山湖边的柳敬亭纪念馆参观,这里还专门辟出了一间屋子,摆上了一张台子,桌子上一把折扇,一方响板,一杯清茶,劳碌一天的大人和爱听故事的孩子们环绕而坐,只见那个穿着长衫,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瘦高个儿,脸儿长长的,一双小眼睛炯炯有神的人正绘声绘色地说着《隋唐演义》,“或如刀剑铁骑,飒然浮空,或如风号雨泣,鸟悲兽骇。亡国之恨顿生,檀板之声无色”。听的人聚精会神,或唏嘘,或长叹,或流泪,或欢笑,完全忘掉了自己。梦想着柳敬亭说书之遗风能够在此再现,也许这不是我的幻觉。因为美景离不开人文的滋润,人文也因美景而流传。

新湖里听说老湖的故事,老湖里照见新湖的影子。祈望从今往后,南山湖的镜子里照见的都是主、客的笑脸,而不是愁眉。

城市的镜子 - 玉带醉流霞 - 流霞的博客


城市的镜子 - 玉带醉流霞 - 流霞的博客

城市的镜子 - 玉带醉流霞 - 流霞的博客


城市的镜子 - 玉带醉流霞 - 流霞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19)|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