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流霞的博客

 
 
 

日志

 
 

老园香径共徘徊  

2012-02-11 13:45:19|  分类: 随笔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园香径共徘徊


老园香径共徘徊

――汤俊峰散文集《老园》读后 

王生兵

 

近年来,我有个习惯,夜里睡觉前,捧一本书,或者翻本杂志,选其中两三篇美文,轻声诵读。对话属文者的情思,平日的大小烦恼在读书声中远去,梦乡回荡起田园牧歌。我对美文是心存敬意与感激的。这个寒假,我醉入《老园》,作不速之客,独自走走看看,读读想想。我知道伴我同行的,还有汤君的灵动而又柔软的心灵。

我喜欢《老园》。独立人格,有特立独行,带清高孤傲,怀洁身自好操守,擎“出淤泥而不染”之帜,力拒狗苟蝇营,绝缘狐朋狗友,决不哗众取宠。这样的心灵也一定典藏不少的腹诽与怨气,不屑与洒脱。《老园》的主人是有内涵的,让我敬佩的。作为立言之作,《老园》是本土的,功力的,个性的。自序自记,话题分辑,用自己的笔写亲历之事,写赤子之心。我有时想,官方新闻人多少充当了粉饰太平的角色,他们的眼光常常抹上喜悦的荧光剂,社会在他们的新闻稿里一片政通人和一片歌舞升平一片治世强盛,好大喜功的新闻,神圣而又冠冕堂皇,那是精神的兴奋剂。然而,新闻人要是写散文,往往是无身段俯视的,低姿态谦卑的,作品是他们真心迹的记录与真心灵的表白。因为他们知道,新闻的肥皂泡只光艳一阵,只有真性情真世相才是美的。我私下里想:千篇新闻稿,足証那时那地的应景般的辉煌,而一部《老园》却可以让作者走得更远,更久。

家园情结,很醇厚。在《老园》里漫步,我感受到了一种久违的亲切。人,永远走不出自己的童年,是的,也永远走不出自己的过往。幼时的那些境遇那些往事,故园的一草一木一竹一松,被时光洗濯,被生活漂白,被忙碌掩埋,沉入心灵最深处,积淀为阅历的泪花与生命的盐粒。《春野》是一篇开合自如的散文。江海大地的春色实在太美,河豚味鲜,油菜花黄,桃樱花艳,燕鹊飞舞,曾经滋润了几代通州人的梦。主打散文《老园》则叙写乡下老屋的风雨历程,三十多年来,在外乡当政人的打理下,通州经历了脱胎换骨的巨变,四十岁以上的父老乡亲,常常为故园的消逝撕心裂肺,惶惑得不知所措,心生沧桑……于是,祖母的纺车,祖父的家燕,清洌的河水与水塌子边的游鱼对虾,桑树的紫葚与柯枝上的鸣蝉,全成了今生今世的证据。尽管祖辈仙逝,老屋走进历史,而梦里田园,连同质朴的《蘘荷》与热情的《乡村夏夜》,像涓涓细流,静静地汇成一条溪涧……这条溪涧有个醇厚的名字,叫做家园情结。离乡进城的汉子,拗不过故土的牵绊与思乡的蛊惑,心甘情愿地当着故园的守望者。

书生意气,很刚正。从教以来,我不喜欢看杂文,怕牢骚太甚。我始终保持着农家子弟的本色,与时代的喧嚣与浮躁对峙。我看过一些充满忧患意识的作品,贾平凹的《废都》,林贤治的《纸上的声音》,余秋雨的《千年一叹》,这些作品的担当气概与反思特质,涵养了我的心灵。我在《老园》更是接识了一位可以引以为同怀的知音,我们俩同在通州,从未谋面,却同呼吸共嫉恶,对官场的贪腐深恶痛绝,一样书生意气。《老园》中绝不放过任何一个对腐败堕落的讨伐机会。《鸟》是篇妙趣横生的散文,在叙写乌鸦“放倒钩”时,作者没有忘记分管道路建设、身陷囹圄的某位副局长。《一池莲花随意开》里由莲花的纯洁联想到被双规了的某位熟人。《与老泰山对饮》充满生活情趣,作者宕开一笔,对“酒风就是党风,酒品就是人品”调侃一番。《戒烟》的风格颇似梁实秋《雅室小品》,娓娓道来,言辞恳切,作者也对“中华”香烟背后的龌龊心理针砭一番。凡此种种,都是作者良知、道义与责任的表现。

哲人风采,很睿智。在《老园》里散步,我随意摘几颗桑葚,放进口里咀嚼,品得了哲人智慧。思考是美的状态,智慧是美的收获。哲人的心,空灵而饱满,他们常常是精神的富翁。我读《老园》,觉得作者汤君是通州第一富翁。戏言一句,“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一些散文就是文化散文。《静美》写得很大气,很隽永,可与弗兰西斯?培根的《论美》一文相媲美。《〈论语〉大观》视角独特,举重若轻,披沙拣金,让当下世人对《论语》产生了亲近感。最具思辨的文章当数《醉眼看“糊涂”》与《说鬼》。郑板桥的名言“难得糊涂”,曾经警省了古今多少人。对这四个字的解读,历来见仁见智,汤君近8000字的思考,谈古说今,旁征博引,精辟独到,实在令人拍案叫绝。《说鬼》更是洋洋大观,“鬼”话连篇,却人言可鉴。这是一个“鬼”故事盛行的年代,身在福中不知福的孩子,偏偏神迷鬼话,要是读一读这一篇《说鬼》,眼界定会大开。《说鬼》其实是说人:人邪化为鬼;鬼现世为人。作者将人的某些丑态写成鬼态,鞭辟入里,入木三分,这是一种借题发挥的智慧。

悲悯情怀,很真挚。富于同情,忧国忧民,关心百姓疾苦,这些情愫是杜甫留给中国文人的精神遗产。《老园》里信步,时不时地驻足,凝神而观,我的心里就产生了崇高感。是的,军人出身,哪怕再坚硬的心也有柔软一面。当我读《秋月》时,我因秋月姑娘的爱情悲剧而感伤。我读《春雨淅淅》,被作者情牵西南诸省干旱的深情所打动。或许心有灵犀,那些天我看到央视的报导,揪心了好一阵,没有想到天下如汤君般有情怀的人大有人在。悲悯情怀的存在,是这个时代依然有温暖有阳光的明证之一。我读《邂逅美丽》时,脑子里蹦出一个词语:叶公好龙。人们对雪的喜爱有点类似于叶公对龙的喜爱,当真正的龙降临时,叶公逃走了。叶公是聪明的,龙来了,不是洪水,就是飓风;不是地动,就是山摇。最好还是让龙留存想象里,雪也一样。南通人对雪的记忆往往很美,但三四年前那场大雪却是一条冷龙。作者情牵灾区,心连灾民,拳拳之心,日月可鉴。我读《肉丁扁豆饭》时,心里很沉重。文中祖母吩咐给东边的于家送点肉丁扁豆饭的情景,让人想到人间大爱与普世情怀。作者对分配制度上的期盼之思,既有白氏“念此私自愧”的影子,又有老杜“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的推己及人风范。于我,更是“尽日不能忘”了。

我走遍《老园》的每一个角落,还在汤君的引领下,跋涉于青山绿水,流连于名胜古迹,我的心灵前所未有的富有。我更坚定了自己的脚步:与汤君一道,高标自守,当一个境界书生。

  评论这张
 
阅读(92)|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