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流霞的博客

 
 
 

日志

 
 

播下读书的种子  

2012-11-29 15:43:05|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播下读书的种子

 

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

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

中国读书人耳熟能详的这副对联,不仅关乎勉励人如何勤奋学习,而且确实也关乎了中国知识分子个人和国家的命运。

谈起这个话题似乎有些沉重。对于读书人来说,光读书是远远不够的。显然这副对联的好处在于它还回答了人们应该读什么书以及怎么读和用的问题。

当我一来到这副对联的首创地东林书院的时候,真的被这里的一切所震撼。“十一”长假期间,各地旅游景点人山人海,甚至于只见人而不见景了。但处在无锡城里的东林书院却在苦苦地静侯着游客的光临,一直只有十来个人在那些空空的厅堂内瞧着,那些陈列的文物肃然,我们的内心也肃然、敬仰。虽然冷清,却游得自在。热闹的地方不一定就有好风景,冷清的地方也有其热闹时的光芒。

我在想,冷清、冷静、冷落,这些词也许不应该指的是这里,在我的想像中游这里的人应是比鼋头渚的多才是。但是,在当今这样一个变革之中的社会,许多人热衷的、趋之若骛的可能已经不是明代顾宪成、高攀龙这一帮东林党人的价值观了,更多的人还是习惯于在热闹的地方看风景,跟着别人看风景。可是当读书人也人云亦云的时候,像东林书院这样的地方变得冷落起来也就是必然的了。

这里的寂寞是我的恨!

东林书院曾经的辉煌无人能及。创始人杨时,北宋熙宁九年进士及第。他揣着一张当官的任命书而不去上任,却专程来到河南拜大理学家程颢为师。当他学成回家的时候,程颢目送之曰:“吾道南矣。”意思是我的理学从此向南方传播了。程颢死后,他又与同学一起到洛阳拜程颢之弟程颐为师,当时他年已四十了。一天,杨时到了程颐的家门口,见程颐坐在椅子上打瞌睡,他就和一个叫游酢的同学一直恭恭敬敬地站在老师的身旁不离开,等程颐醒来的时候,门外的积雪已经一尺厚了。这个“程门立雪”的故事曾经不知激励过多少代读书人尊师重教,奋发努力。

也许正是在这种精神的感召下,明代的退居仕官顾宪成也在这里举旗讲学,不久就聚集了一大帮意气相投、愤世嫉俗的有识之士,以至于来讲学和来听课的人屋子里、院子里都坐不下、站不了了。“立敬存诚坦荡荡天高地阔,穷理尽性活泼泼鱼跃鸢飞。”这副对联就很好地反映了当时那种“天高地阔”、“鱼跃鸢飞”的活跃盛况。当然,要是他们纯粹是在此高谈阔论讲学问倒是另外一说,最要命的是他们更是理论联系实际,要求朝廷革除积弊。而且在“讲习之余,往往讽议朝政,裁量人物”,这就更不得了,得罪朝中权贵是情理之中的事。

读书人太活跃了,就会招来非议、引来麻烦。恰恰他们又不怕非议、不怕麻烦,这不,一下子就与朝中以魏忠贤为首的阉党干上了。明代那时党派林立,这些所谓的党其实不像今日组织严密的政党,而是一些观点相近、意趣相投的人一呼百应的松散派别。由于顾宪成、高攀龙等人在东林书院讲学的观点得到越来越多的人的赞同,朝中有些正直的官员也同声响应,于是东林党的影响越来越大。在我看来,这并不是因为东林党有多少本事,实在是朝中太腐败了的缘故。

明代的历史是中国最不堪入目的一段历史,居然有三十多年不上朝理政的皇帝,还有以臭名昭著、为所欲为的东厂、西厂为代表的特务机关,他们当然容不得有不同的声音。而东林党人可好,居然要以二十四大罪状弹劾当朝第一大宦官魏忠贤,这下麻烦就大了,引来了血光之灾。

东林精舍墙壁上挂着的一块桃木色的一长串受迫害的东林党人的名单,分明那就是一颗颗尚滴着鲜血的心,他们不是被杀害就是被削籍。魏忠贤还指使党羽编了一本《东林点将录》,以《水浒》中的108将的诨名分别对应东林党人,当然,悲剧便前赴后继地发生了。读过张溥《五人墓碑记》的人都知道,颜佩韦等5人死得何等壮烈,其实他们还仅是东林党人的“粉丝”而已。

有个老者在指着邓拓《咏东林党人》的诗和寥沫沙书的对联说,这里自然让人联想起了 “文革”中的“三家村”。 “三家村”邓拓、吴晗、沫沙都与东林书院有缘。邓拓不仅有诗云:“东林讲学继龟山,事事关心天地间。莫谓书生空议论,头颅掷处血斑斑”,他还写了《事事关心》的千古名篇。吴晗是明史研究专家,对东林党人敬仰有加。沫沙1982年为依庸堂重书了顾宪成的那副著名对联。也许他们都是读书人,就莫名地成了“文革”批判的对象。如果一个国家要倒霉,首先倒霉的肯定是读书人。

站在这块东林党人名录前,仿佛听到他们还在呐喊,在呼救!

东林党人时代的局限性在于“清议”太多,“而于筹虏制寇卒无实着”。攻东林党的一派也“未尝为朝廷振一法纪,徒以忮刻胜耳”,他们都无济于国事。所以,亡国之君崇祯皇帝自缢之前不无怨道,是大臣们误了国。其实,他至死也没弄明白,若无昏君,何来奸臣?

真正的读书人应是诚信、修身,知命、识理,独立而有担当的,决不是读了几本 “官场秘藉”之类的小说和写了几篇歌功颂德文章的人所可比拟的。如果我们要想知道自己算不算得上是个读书人,或者处在读书人中哪个“等级”,不妨推荐阅读一下易中天先生的《文化人的分野》一文,在那里自己可以对号入座。“百年旧德读书尚友,四海名贤气节文章”,丽泽堂里的这副对联在“文章”之前加上了“气节”二字,这是至关重要的。独立的思想,不屈的精神,践行的能力,任何时候都是读书人的灵魂。

如今幽清、恬静的东林书院,没想到不到四百年前的这里,风雷激荡,腥风血雨。虽说东林党人未能担当起挽国家于既倾的重任,但谁又能说,他们的功绩不是在中华民族血的沃土中播下了读书的种子?

  评论这张
 
阅读(258)|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