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流霞的博客

 
 
 

日志

 
 

“护工”老杨  

2011-06-24 09:15:51|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市村新造的水泥路两旁新栽的杨树和女贞冒出了绿嫩嫩的新叶,绿嫩嫩的新叶上滚动着亮晶晶的雨露。昨天晚上刚下过一场霏霏细雨,再加上农村的开阔,空气特别的新鲜。也许老杨经常在这天然的氧吧里呼吸滋润,你看他都快七十了,气色还这么地好。

 他天蒙蒙亮就起来在这条马路上走步,所谓“走步”就是跑步不像跑步散步不像散步,属于快走的那种。别人走路都是眼睛看着前方,而老杨不一样,他要么是用两眼的余光观察着马路的两边,要么就是一会儿头向左侧看,一会儿又向右侧看。他看着两边的树犹如列队的士兵在接受他的检阅,心里头特有成就感。所以他的“士兵”只要有什么问题他都了然于心,没有能逃过他的眼睛的。虽说他是在锻炼,实际上也是在工作。

    从村会计的岗位退下来多年了,还有什么工作?要说他的这份工作是工作也不是工作,是他自找的,人们都叫他“护工”,他可不是那个陪护病人的护工,而是管护林木的护工。老杨干起这个工作来可比陪护病人还细心。

    他说:“牛栓在桩子上一样地老,我反正没事做,就为村里做个护林工吧。”

    这个想法还是缘于他“不忍”,他看到镇里村里每年春天千万块钱出来买苗植树,可是时隔不久,有的树不是“立地成佛”枯死了,就是成了“断头将军”,被腰斩了,实在是看了可惜。

“你晓得,我是做过会计的,眼看着这么多集体的钱打了水漂,心疼呀。”老杨说。

年年栽树不见树,成了绿化的一个怪圈,当真是见了鬼?老杨就是不信这个邪,于是,他向村委会毛遂自荐,主动请缨,当个“草头王”式的林木管护工。

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正好是一个锅要补,一个要补锅,村里正愁找不到这么一个认真负责的人呢,这不,不请自到,正中下怀。

自从他自愿承担这个任务后,就下定决心当好这个“护工”,尽管他也知道这是个“烫手的山芋”。

从此老杨一心扑在护林上,没早没晚地干,特别是在每年的3月份植树造林的大好季节,他更是忙得不可开交。去年正好村里又新造了一条水泥路,两边还光秃秃的,迫切需要植树美化一下。其实老杨早就和苗圃联系好了树苗,准备进入3月就买来移栽。那大忙时节他就没完没了地在外面干,在家歇脚的时间也没有。

古历二月初十,是老杨的丈母娘逝世二十周年的忌日,家族里为举办一个小小的祭祀活动谋划了好些时。可这一天正巧是附近的学校里的学生、机关干部下村大植树活动,老杨想在这个当口自己怎么能当“逃兵”呢?他老婆李红珍劝过他无数回,说:“你植树是大事,家里的事就不是大事了?你一个不在职不在位的人有什么了不起,少了你地球就不转了?不要打肿了脸充胖子。再说你又不拿公家的,又不吃他的,不去也没人说你的。你连头也不回去叩一个,让兄弟姊妹们怎么看?”

这话也说得句句在理,话说到这个分儿上了,本来老杨应该回心转意才是,可他是个犟骨头,不撞南墙不回头,硬是不答应,说是只要过了这一天说什么都行。这日子是好随便改的吗,这不是明摆着和老婆对着干嘛。

初十这天一大早,老杨就来到工地,一个一个地检查整理这几天他挖的树坑,还有对没有挖坑的地方一一用皮尺量好后再用白石灰做上记号,确保每棵树的间距一致,以免等大家来了以后呼隆呼隆把树栽得乱七八糟的。

李红珍早上起来后不见老杨的人影子,就晓得他肯定是上了工地。虽然她心里气得不得了,但也不管他。她琢磨着今天要买的东西,除此之外还得送四百块钱人情。她心里想,反正指望他帮忙没一回能帮得上的,所以就当没有他这个人拉倒。

正思忖着呢,忽然想起了钱来,今天没得个七八百块下不来。还是先把钱拿出来放在身上,不要出门忘记了。于是她打开厢橱的抽屉,寻思着这里面大概积攒着卖鸡蛋的2000多元。可当她打开钱盒子的一瞬间,她惊呆了,整个人的脸色突然变得木木的,两只眼睛放出呆滞的光,继而惊惶失措,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该怎么办。难道是家里失窃了,但一点失窃的蛛丝马迹也没有。她再使劲地想,忽然发现了答案:“肯定是这个死老头子把家里的钱拿去买了树苗。”想到这里她气不打一处来,可是今天这么重要的事还得办,她只好硬着头皮向邻居借了1000块钱,随后带着一腔怒火和怨气收拾收拾就上娘家去了。

干了一天的活,累得腰酸背疼的,老杨晚上回来别说还真把丈母娘的事给忘了。一到家,只听见西山头猪圈里的猪子嗡嗡叫提抗议,屋背后鸡窝里的鸡子像“跑四方”样的乱转,大家嗷嗷待哺,见他回来了,一个个饿急劳劳的伸长着脖子。

老杨先喂猪食,再喂鸡食,忙乎了整半个钟头。然后洗洗手准备吃夜饭,打开碗橱瞟瞟,什么菜也没有。以前在家都是老伴买菜烧饭,服侍得舒舒服服的,今天不行,只能自己动手了。他煮了两个咸鸭蛋,炒了一盆花生米,加上橱里还有半碗咸菜,将就一顿拉倒。

老杨斟了一杯酒,就着花生米独自喝了起来,旁边电视上正播着全国各地植树的新闻,似乎为他的行为找到了冠冕堂皇的理由。他边喝着小酒边盘算着明天做的事,他得为今天新栽的树再浇一遍水,把歪斜的苗一一扶正。别说这顿酒虽说喝得孤独了点,但也有滋有味的,不觉到了夜里9点多,可是老伴还没有回来,这时他不免有点挂念起来。

李红珍这回真是生气了,决定暂住在弟弟家不回来,好让老杨尝尝一个人在家的滋味。老杨左等右等不见老伴回来,加上一天的劳累疲惫不堪,不得己才上床睡觉。

当然李红珍这种雕虫小技式的惩罚对只要认准了要做的事九牛二虎也拉不回的老杨来说,不会有很好的效果。这种家庭琐事对他不是最大的挑战,比这挑战更大的事不久就发生了。

村里王兵家房子建了好几年了,开始装潢了,本来是件大好事。可他们家的建筑垃圾倾倒在路边,不是把小树压得东倒西歪,就是把它从根压断,这不,树刚栽上没几天就遭受到如此悲惨的命运,可把老杨给急坏了。老杨多次上门给他们说植树的好处和不易,要他们家把垃圾移位。他说:“爱护树木就等于是行善积德,起房造屋也要图个吉利,这些树长大了首先得益的是你家,看到这些绿色不也、空气新鲜、心情舒畅?所以,不能图一时方便,要放眼长远。”让他好说呆说,王兵不好意思地把垃圾移除了。虽然垃圾没有了,但后续的工作还得老杨来做,他忙着挖坑、浇水、补苗,恢复原状。时间长了,村子里的人都懂,这个老头子爱树如命,你要碰什么都行,可千万别碰树,否则他和你没完。

有一次老杨也玩失踪,他索性把铺盖搬到村小里住了几天,竟然没和老伴商量,他说是怕她罗嗦。原来是因为有些孩子上学放学的路上闲得慌,看到树上的花摘几朵,看到树上的枝折一折,他也和家长和学校沟通过,收效甚微。于是他跑到学校找校长,说是暑假里办个爱树护绿的培训班。这个想法当即得到校长的支持和认可,于是学校一放假他就来了,上午给学生讲讲课,下午在校备课,这下子他的植物知识可发挥了大作用,他说:“这些知识不拿出来晒晒,捂在肚子里要发霉了。”

老杨和学生打成一片,课上得洋洋得意的,可害苦了李红珍,她找了两天不知道老杨上哪儿去了。有的说他上城里开会去了,有的说他离家出走了,弄得李红珍的心七上八下的,风风雨雨夫妻几十年,虽说磕磕碰碰的,但也是携手走过来的,哪至于七老八十的了还闹上这一出。晚上她又上邻居家去打听,正在和大人说话的档儿,那家的小孩儿急着插嘴说:“我看见杨爷爷的,他上午还给我们上课的。”

李红珍一听,拔腿就跑。透过村小一扇明亮的窗户,她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在伏案备课呢。

 老杨备的这一课的主要内容是,形式主义植树没有一棵得活的,还列举了好多的例子。十年树木,百年树人,道理都是一样的,育人更不能形式主义,否则比形式主义植树还要坏。所以他对给孩子们上课特别地认真。

老杨不为名不为利,当个管护真当回事做。过年前,村委会一班人坐下来讨论研究春节的一些事时,提出来给老杨一点补助,他一年到头植树护林不但分文不取还自己贴了不少的钱,无论如何村里也说不过去,决定给予他5000元补助,聊表敬意。但被老杨拒绝了,他说:“我又不是没钱花,我不要。这个钱还是用在村里其他事业上。”

“护工”老杨的事迹虽然平凡但长期坚持实为不易,经村里层层评比上报,老杨被评为优秀共产党员。老杨对这个荣誉到挺在乎的,特别的珍惜,他把那个荣誉证书用绸布包着放在一个大盒子里。

正值建党九十周年,镇上决定宣传一下老杨的事迹,既作为庆祝活动的一部分,又达到教育村民和下一代的目的。

6月中旬的一天,村小操场上彩旗飘扬,喇叭声声。主席台上坐着镇上的领导、村里的领导和校里的领导。台下是一排排中小学校的学生,后面站着一些赶来听热闹的村民。老杨将被要求在会上介绍他多年如一日植树护林的经验和事迹。他看着底下黑压压的一大片学生,心想不让他们在教室里上课跑这儿来干啥,心生不忍。

大会主持人首先一一介绍了到会的各级领导,然后简要地说明了本次大会的目的和意义,最后说:“下面请老杨同志介绍事迹。大家欢迎!”

老杨赶到麦克风前,先说了几句客套的感谢之类的话,然后念起了一首准备好了的打油诗:“人人都应有大志,退休了也要为国为民做点事。平时我也在寻思,植树护林也是为民谋福利。我有一言君需记,这项工作说起来容易也不易。春夏秋冬有四季,管护必须靠意志。烈日之下汗湿衣,寒冬之中北风刺。……虽然有时家人心中也生气,偶尔闹得和老婆背对背。但没有她的支持我不可能不放弃,说实话做一个义务‘护工’的老婆不容易。家务全是她操持,晚上还得为我斟酒二两到微醉。……说起来真惭愧,我只做了一点小事何足挂齿,党和乡亲给我的肯定鼓励要牢记,一个党员做事要为义,不能光想着个人谋私利。人人都来爱树木,我们社会就会多添绿,大家就会生活得更幸福……”

最后,他很认真严肃地说:“我的发言完了,谢谢!回去吧!”

几句话说得台上的领导面面相觑,说得主持人一愣一愣的,脸上青一块红一块的,瞠目结舌,半晌没有说出话来。过了足有半分钟,主持人在和台上的镇委书记一番耳语沟通之后,宣布:“会议结束,学生带回去上课!”

原定至少一个半小时的会议十分钟就搞定了,学生们高兴地站了起来,有的说:“这比我们国旗下的讲话还短。”

见过大场面的领导们始料未及的是,这次竟是他们所开过的最短的会议。

  评论这张
 
阅读(146)|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