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流霞的博客

 
 
 

日志

 
 

鹰爪槐  

2010-06-11 15:51:09|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鹰爪槐 - 牧羊犬 - 致远的博客

 

    办公楼前长着四棵鹰爪槐,站成一排。

我天天看着他,时常匆匆从他身边走过,但他从不和我打招呼,只是默默地注视。他有一双鹰一样明亮的眼睛,一年四季总像哨兵挺立在那里忠于职守,为我们站岗放哨。

       鹰爪槐状似鹰爪,名不虚传,他一年中起码有半年有余是不戴绿叶之手套的,干枯、皴绉而赤裸、虬劲的爪子,孔武有力。特别是经过了萧杀的秋天之后,冬天的鹰爪槐更显出他的本色来。他的枝爪张开,向下微微弯曲,力抓千钧。他的身体俯瞰大地,时刻准备一个猛子俯冲下来,捕捉地上窜来窜去的田鼠。他凶悍、果敢、无畏的样子摄人心魄,令人胆寒,处处透露出王者之气。

    看到鹰爪槐,我就浮想联翩,连树都要学鹰身体上的某个部位,难怪人要常以雄鹰自居了。所以,中华武术中发明了鹰爪拳、铁爪功,说明人对鹰形体的模仿已经达到了极致。

由于鹰心志高远,他不同于一般的小鸟只看见眼前的利益,他的目光远大,爪尖犀利,爱憎分明,出击迅猛。所以,“我愿做一只雄鹰在天空飞翔”,成了人们展示雄心和崇高而自由心性的比喻。

我以为这槐树也是如此,你看他在冬天全身光秃秃的,几乎要叹一口气就枯死了,成为一棵树的木乃伊,绝对想不到来年他还能还过魂儿来。作为一棵槐树来看是这样的。

如果单从其形状来看,我们发现他是生龙活虎的,活灵活现的,充满了生气。那气韵犹如张开翅膀从空中盘旋而下的鹰,在离地面二三米处做好着陆准备时爪子的神态,和飞机降落时放下了起落架的情形差不多。这种栩栩如生的形象绷紧了一触即发的神经,成了一幅好富有动态感的水墨画,给人一种真的飞起来的感觉。

这槐树看起比演员还像,已不仅是对鹰爪形状惟妙惟肖的模仿,实在可以说是上升为一种创造了。你看他那孔硕有力的造型,那横扫一切的气势,那无所畏惧的勇敢,让人相信如果让他这一爪抓下去,肯定会见识了鹰爪功的厉害,身上少不了沁出一把血印。这鹰爪槐形神兼备,遐想不已。

严冬逝去,春天来了,梅树开了花,柳树发了芽,然后杏树、桃树、梨树、李树一个个地争奇斗妍,等繁花褪去,所有的树都绿叶成荫了,这鹰爪槐才慢慢地苏醒过来,仿佛他是从王母娘娘的天宫才回人间大地的。他真的沉得住气,到五月初的某一天,忽然毫无迹象地从光光的爪条上迸出星星点点的绿来,小得几乎要用放大镜才能看得见。

不知道这绿芽是从哪儿冒出的,好似外星人带来的种子,又似孙猴子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一样,我不得不佩服鹰爪槐顽强的生命力,他又还过魂来了。然后这点点绿逐渐慢慢地变多变大,每一天都会有惊奇的变化,不出一个星期,满树长出的槐叶光鲜透嫩,槐条长垂倒有点似柳了。

恐怕鹰爪槐是最后一个见到春天的树,刚刚亲吻了阳春的面颊就沉入了初夏的蓊郁中了。

夏天的鹰爪槐长满了一串串汤匙形的片片绿叶,参差地一层覆盖着另一层,远看就像一件绿色的蓑衣。当然,由于他的爪子在夏天变得有点柔软而失去了冬天的锋利。所以,整棵鹰爪槐看起来像个撑开的伞盖,可以遮避炙热的阳光。我办公楼前的四棵鹰爪槐就像辇行撑着伞盖的仪仗,每天迎送我们进出。但我还是喜欢从侧面看他,感觉那参差的槐叶垂条更像是京巴或者松狮狗脖子下一圈茸茸的长毛,特别憨态可掬。初夏雨后的鹰爪槐的叶最美,上了釉似的青青槐叶,细圆的水珠在上面小幅滚动,不时发出银子般闪闪的亮光。

戴着“绿色手套”的鹰爪槐总是太柔,失去了原来的强悍,看起来他已经不是能在百米高空扎下来捕捉田鼠的那种鹰爪,他只是轻轻地下来捉了几只腐鼠,然后昂着头向着所有的人长叫,似乎他对在地上窜的田鼠不屑一顾,或是说世界上的田鼠都被他捕光了,这倒有点像如今貌似强力的部门及既得利益者们的惯用技俩。田鼠少了,他说是他捕捉的结果;田鼠多了,他说能为大地松松土,对庄稼生长有益。你说这不是活见鬼了吗?

鬼由心生。听说有个小学老师在教学生课文时,在黑板上板书了“槐树”两个字,然后大声地问孩子们:“这读什么?”回答:“不认识!”老师说:“请大家大声跟我读――‘鬼树’”。他解释说:“为什么叫鬼树呢?因为它常常是长在坟园上的,所以呢就叫鬼树。”

俗话说字读半边不会错,这槐字是由木字和鬼字组成的,不就是木头做的鬼吗?

倘若我们有好的政策而不去好好执行,有该管的事而不好好去管,形同 “木头做的鬼”一样,于是别人就再也不怕他了。这个社会应该让人学会敬畏自然、敬畏生命、敬畏法律、敬畏道德、敬畏崇高,而不是在心里或言行上说“我怕它个鬼”。

我还是喜欢寒冬里在我们办公楼前坚守的四棵鹰爪槐,霸气萧杀。他们不是木头做的鬼,而真正像是两只鹰,搏击长空的鹰的两双铁爪。

我敬畏他。

  评论这张
 
阅读(472)|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