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流霞的博客

 
 
 

日志

 
 

考试  

2010-05-25 17:01:57|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过去我家老屋前的树上常常会有喜鹊光临,见到喜鹊来了,老人们总是绽开了笑容说:“喜鹊叫,喜事到”。

       再过几天又到了六月考试的季节,那些中考、高考的学子们寒窗苦读十几年,这下也该在炎热的考场里冒冒汗了。没有“汗滴禾下土”的耕耘,怎么会有喜鹊停留在他家门前的树枝上呢?我真祈望在六月底揭榜的时候,他们的眉梢都能见到属于自己的吉祥的喜鹊眷顾。

       家有考生不容易,中心任务就是一切围绕考生转。在家的好汤好水地伺候着,在校寄宿的隔三岔五好饭好菜送去慰问。电视机尽量不开,或者把音量开得很小。说话和风细雨,惟恐一言不慎触发了哪根烦躁的神经。考之前家长的心悬着,考之后悬得更高了,直至发榜才石头落地,然后就是几家欢乐几家愁了,想起这考试来难免心中还在发怵呢。

       当考生的日子虽然离我越来越远,但我总是设身处地为那些考生着想。我之所以发怵,实在是因为考试并不单纯是检测学业水平的手段,而在它身上附加了太多功利成分,那是关系到前途命运和生存发展的大事,人生的轨迹也许就在抛物线的坐标上刻记,生活的磁场也许就在拇指旋转的方向蠕动。我有时幻想着科学发达了,能不能把人的脑袋改装成活动式的呢?然后在大脑中植入芯片,装上开关。考语文时开关一开变成鲁迅的脑袋,考数学时开关一开变成华罗庚的脑袋,考英语时开关一开就是狄更斯的脑袋。估计要是这样就会取消考试了。科举制度自古以来就是功利性的,古代考取个进士什么的能混个官当当,而今考取了大学,今后能不能当官还是个未知数,要是出来能找到个“饭碗”就算不错了。因此,随着录取率的提高,现在考生心上“怵”的程度要比以前好得多,至少可以“阿Q”一下自己,到时候他们还不是和我一样都找不到工作,这样一想,考得好与不好便无所谓了。

       如今考试的名堂经比古代多,大人孩子都在考,除了升学考试外,评职称要考,找工作要考,升官有时也考,拿这证那证也要考,恨不得把人烤糊了。所以看了人家考试发怵,倒不如自己考好受些。我的考运总体上还算不错,关键是考试次数不算多,碰到了一个不怎么考试的年代,这在以前声讨起“读书无用论”来是一种痛苦,现在看来反而像是一种幸福。我一生中参加过两次糊里糊涂决定命运的考试。一是1972年底的中考,这可是文化革命中唯一的一次中考,居然正好让我撞上了,稀里糊涂地上了高中。还有一次是1977年底的高考,这是文革后的第一次高考,居然它又碰上了我,也不知是怎么稀里糊涂走过了“独木桥”的。那时学习的负担轻,试卷难度不能和现在比。而如今的学生围着考试的指挥棒转,遗落了自我和乐趣,将后他们回想起来可能就不是幸福而是痛苦了。

       素质教育和应试教育的天壤之别在于一是把人培养成具有自我发展可塑力的人,一是把人培养成具有一定模式的思维机器。最近我看到网上有高考满分作文和零分作文的书,有的得到考官万分赞赏的满分作文实在是没有被嗤之以鼻的零分作文有创新和张力,由于考官判断力和价值观的影响使一个有潜力的喜欢挑战旧传统而自由表达的学生失去了升学的机会,不禁让人扼腕。

       这种事在古代也有,据沈括《梦溪笔谈》记载:郑獬以才自负, 北宋仁宗皇佑五年(1053),国子监发送优秀生参加会试,把他排名第五。郑獬感到极大的屈辱,就在例行给主司的谢启中发泄不满:“骐骥已老,甘驽马以先行;巨鳌不灵,因顽石在上。”他把排名在他之上的考生斥为“驽马”,同时骂主司是压制人才的“顽石”,惹得主司大怒。
      
临到殿试,这位先生偏偏又被任命为主考官。由于他熟悉郑獬的文风和笔迹,于是在阅卷中,凡是疑似郑獬的卷子,一概判个“不通”。尽管当时已经有了弥封的制度,考官在阅卷时不能查对姓名,但他们确信郑獬肯定被刷掉了。主考官又精心准备了一份他认为与郑獬的文风、字迹绝不相同的卷子作为第一名上报。可当殿试唱名时这位主考官惊呆了,是他亲自把郑獬送上了进士榜首。这个故事说明,考试要做到绝对公平是不可能的,我们也不能因噎废食。

       人们对应试教育的确有扼杀人才的诟病,由此也有了取消高考的呼声,让高校自主选拔学生,这些人的出发点无疑是好的。但我认为目前中国的现实尚不具备这样的条件,在人情、关系、造假等负氧化环境深厚的土壤里,要让禾苗公开公正公平地被选拔恐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样广大的寒门子弟就只有望校兴叹了。至少目前还想不出一个比统一考试录取更公平的办法,所以考试还将继续,无论它是理想还是梦魇。

       考试逐渐成了现代人生活的一部分,而且又爱又恨,有损有益。考试改变了社会和人生,但要说喜欢它不容易,毕竟考试结果的不确定性和极其重要性多少给人以恐惧感,参加考试是每个人在社会游戏规则要求下的无奈选择,如果要是能走后门肯定没有人愿意来考试。这就是历经一千三四百年我们仍然需要考试的道理。前不久有幸在泰州学政试院参观,看到古代考试时的单人字号还是很局狭的,远不如我们现在的教室桌椅舒适。我能想像古代的学子穿着一件青布长衫,背着一个包袱,手执一卷诗书,骑着一头毛驴,带着憧憬和希望赶考时的情景。案头的笔墨纸砚上写满了荣华富贵的理想期盼,也有人看出了“吃人”二字,但尽管如此,我始终认为开启了全民选士的科举制度,至少打开了平民由士而仕的进升通道,比权贵世袭不知要进步多少倍。

考试面前人人平等,皓首穷经,老来高中,古今不乏其人。鄙人一生值得庆幸的是还没有碰到过考试失败的事,这倒为自己增添了不少信心。就在我半百之年还参加了记者资格证的考试,居然也考了个还算满意的分数。这要比起唐代的曹松等“五老”来,我的年龄实在不能算大。当年曹松71岁考上进士,与他同时考取的还王希羽、刘象、柯崇、郑希颜,都年逾古稀,时称“五老榜”。据说还有个叫韩南的人考进士后,马上媒婆来提亲,韩南笑写了一首诗:“读尽文书一百担,老来方得一青衫。媒人却问余年纪,四十年前三十三这些人偌大年纪还参加考试,我想恐怕不仅是为了功名,更是为了信念。

活到老学到老,活到老考到老,其实人生就是一场考试,谁说不是呢?道德学问、家庭事业无一不在时刻拷问着我们的人道、良心。有的人贪图私利失足落马了,有的人却为了大多数人的利益奉献着,还有的人始终在平凡的生活中坚守着自己做人的品性和底线,我们各人都在社会生活的考试中交出了不同的答卷。在这张试卷上,我们每人都应问一问自己:“我及格吗?”

  评论这张
 
阅读(196)|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