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流霞的博客

 
 
 

日志

 
 

夏雨  

2009-07-14 14:00:30|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夏雨 - 牧羊犬 - 致远的博客

 炎热的夏天像一把火,一阵阵的热浪冲击,人似热锅上的蚂蚁,坐也不是站也不是。辣辣的太阳烤得大地冒烟,烤得人五心烦躁。

树上的叶子一动不动,静静地屏住呼吸,好像在焦急地等待着什么。偶然一只鸟儿扑愣了一下翅膀,整个的枝丫都惊吓得浑身抖动了起来,鸟儿的头缩着,蹲在枝上,白色的肚皮鼓动着快节奏的频率,喘着粗气。这个时候什么东西都息着,只有蝉最不知趣,一个劲儿的鸣,难道它以为自己在唱着美妙的歌吗?其实它的声音是那样的单薄枯燥和乏味,它不知疲倦地不断重复着同一个音,强迫着别人的耳朵,把烦躁的情绪越发弥漫了开来,这种单调的灌输开始令人生憎了。

       丁大伯穿着背心,手摇蒲扇,躺在树荫下的藤椅上,本来想在此美美地睡上一个好午觉的,谁知硬生生地被这群知了吵得静不下心来。

       他左手拍了拍扇子,对着蝉儿说:“能不能闭嘴呀,不要自以为多清高。这年头只要在染缸里一染,看看你身上还不是墨黑的,吵什么吵!”

       我恰好从这儿经过,听到老伯自言自语,觉得忒好笑,心想这老人家莫非是睡不着怪床梆。于是我笑着和他搭讪:“大伯,天气好闷哟,还是树荫下凉快。”

       “嗯,要是落场雨就好了。”

       要不说还真是的,夏天要是能每天下个10分钟的雨那不知道有多美呢。“久旱逢甘雨”乃人生一大快事,在桑拿天要是碰到下一场雨,可比吃了棒冰还凉快。

       夏天的雨就像个爽快人,直来直去,说来就来,从不拐弯抹角。大约2个小时后,忽然天上飘来一块乌云,顿时原先几乎凝固了的空气流动了起来,树枝树叶被刮得哗哗地响,刚才还得意鸣叫的知了一个个都闭上了嘴,它们都死死地抱着树干生怕被吹跌了下来。

       闪电犹如一柄利剑在天空挥舞,随后是“轰轰”的巨响,让人领略到夏雷无比的威力。经过一番酝酿,一根根粗线挂着雨点开始稀疏地掉了下来,这是一种提醒和试探,似乎在告诉路上的行人该避雨的避雨,该用雨具的用雨具。接着就是几颗响雷凌空开花,吓得还不知趣的行人魂儿都没有了。老人常借此告诫小孩子:“人不能做坏事,做了坏事,雷响菩萨要打头的。”

在雷劈电闪的同时,忽然只听见哗哗的响,眼前仿佛成了天幕,整个儿的天上好像撒下了碎银子。再过一会儿,便能听到很有规律的夏雨的韵律,雨点似一颗颗钢子儿从天而降,重重地砸在地上格蹦格蹦地向上反弹,然后水珠破碎了向四处溅去。刚开始那会儿,如果地上灰尘比较厚的话,可以清晰地看见雨打在上面形成的一个个麻点似的圆坑。

       夏雨势如破竹,迅捷有力,慷慨激越。它既没有春雨的儿女情长,也没有秋雨的潇潇愁肠,更没有冬雨的彻骨冷艳,它以它全身心的激情投入到抗旱解暑之中,给禾苗以滋润,给人们以清凉。过不了5分钟,你只听见夏雨砸在地上咚咚的响声,你只看见地上水流成河,夏雨以自己的方式来和大地交流。

    撑着油纸伞走在悠长悠长小巷中的浪漫一般是不会在夏雨中发生的,因为夏雨虽然也有刚中藏柔的时候,但它骨子里生就一种狂野的气质,注定了它的表达方式不会是温情脉脉的耳鬓私语,如果是一个像丁香一样结着愁怨的姑娘撑着伞漫步在夏雨中的话,一定会遇到花裙子被掀得个底朝天的尴尬的。夏雨如一个粗汉,不喜欢缠绵,而喜欢大块吃肉大碗喝酒,所以它总是倾盆而下,要把它的爱它的恨它的力量无遮无掩地凝聚在一刻之中。夏雨的到来使人被高温熨烫的胸口开始循环吸入清新的空气,汗湿湿的皮肤变得清爽了起来,烦燥不安的情绪得到了舒解。人们期待着夏雨的心情甚至比春雨还迫切,因为夏雨带给人们的是酣畅淋漓,痛快之极。

    这种畅快也写在了孩子们的脸上,邻居家上小学的孩子穿着短裤头打着赤膊站在墙脚下,伸出双手掬捧着从天而降的仙水,然后调皮地向脸上抹去。这样还不过瘾,他索性站到马路上“雨浴”,任凭大雨从他的头上直浇脚下。雨水顺着着头发如瀑布从他的眼前流过,他闭起双眼,双手搓摩胸脯的汗污,独自享受着大人们一般不好意思享受得到的愉快和清凉。他妈妈发现后在家高声地喊他回来,他只当着耳边风,就和我们小时候一样。

    夏雨打在房瓦上的声音还要好听,真的是天籁之音,如编钟奏出的快曲。要是悠闲地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静赏这美妙绝伦的音响,真的就如痴如醉了。

    夏雨可饮。过去我岳父家院子的天井里摆了三四只硕大的天水缸,每逢夏天下雨就是这水缸丰收的时候。夏雨从檐槽顺流而下,不一会儿就把水缸盛得满满的。雨过之后,老人家喊着孙辈拎上水壶拿着水瓢,去灌天水放在煤球炉子上烧。水开了,找来一盒平时舍不得喝的明前龙井,一人一只瓷茶杯里依次放上茶叶,然后我岳父拎起茶壶,“龙点头”式地向每个杯子里泡茶。杯子里的茶叶顿时上下翻滚,泡好后,茶叶先后浮沉,茶尖慢慢向上舒展开来。杯子里的茶水开始由淡绿渐变浓绿,一股茶香慢慢地弥漫开来沁人心脾。喝上一杯甘淳绵淡的天水茶,那是一种很讲究的生活,也是一种超值的享受。

    夏雨说来就来,说去就去,从不拖泥带水,优柔寡断。它以大无畏的气概涤荡着污泥浊水,雨后的江海湖泊更是浩淼无垠。

        雨停息了,湿湿的树叶耷拉个脑袋,柳枝依旧弯着腰,路边的野草匍伏在地皮上动弹不得,十分吃力地挣扎着想站起来昂起头。荷塘里涨满了绿水,晶莹的雨珠在碧绿似伞的荷盖上抛来滚去,朵朵荷花如浴后娇柔百媚的贵妃。池塘的青蛙经过了大雨的洗礼,又恢复了平日的神气,呱呱的鸣叫了起来。青蛙的鸣声和夏虫的叫声混合在一起,构成了雨后交响的乐章。河里的水在流,鱼儿也蠢蠢欲动,逐声而游。乡下的人常常扒开水坝下的涵洞,在下游插上一条长长的网兜,不多久网兜里就会有顺水而来的鱼了。自觉聪明的鱼儿以为顺风顺水没事儿,谁知道早就有人给它下了套。自投罗网,后悔也来不及了。这个社会又何尝不需要多张一点这样的网呢?

夏雨过后,凉爽了一阵,地气又慢慢地开始向上轻轻蒸腾,树叶上的水珠也慢慢地蒸发了。蝉儿觉得是该他表现的时候了,于是又放开嗓门儿唱着美妙的歌。这时我忽然想起丁大伯的话来,唱得好又能代表什么呢,廉洁不是唱高调唱出来的。夏雨过后,会有形形色色的东西现出原形,只要我们能够鉴别。

生活犹如历史一般的重复着,丁大伯以把藤椅搬到了树荫下乘凉来了,不管他愿意不愿意,他还是不得不面对蝉儿们的鼓噪,这就是社会和生活呀。

我不想再听这样的鼓噪似的歌唱了,回屋里去看看电视。打开新闻频道外交部的抗议之声不绝于耳。东南亚某小国有人叫嚣为了侵占我南沙诸岛,甚至不惜一战。这些噪音不能使心清静下来,关掉电视去上网,看到的又是令人闭气的消息,某国试爆核弹,某国在我边境地区增兵6万,某国购买潜艇对抗中国,企图永远霸占原属于中国的南海岛礁。内部藏独疆独势力伺机兴风作浪,破坏安定团结的局面。 

这些乌云在游荡,在向城头压来,但它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我们心中的乌云。我想中国在崛起的过程中,除了必须要打几声干雷之外,真的是太需要下一场夏雨了,一场有着大智慧和大勇气的痛快之雨!   

  评论这张
 
阅读(88)|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